财新传媒

20
2017

智慧时代的原始垄断:微信被迫关闭公众平台赞赏功能

中国政府应该对苹果公司发起反垄断调查,如果政府不主动调查,腾讯等公司也应该通过法律途径促使政府调查。
 
苹果公司就是在利用手机和操作系统的垄断地位,试图在电子商务中也获得垄断地位,并赶走竞争者。
 
目前,苹果公司通过手机的垄断地位在手机操作系统市场中拥有垄断地位,但它在电子支付和商务中却没有、并处于竞争劣势。
 
苹果公司现在的策略,就在利用自己在操作系统的垄断地位、通过定义“平台规则”阻隔电子支付和商务市场的其他竞争者,试图在电子支付和商务市场中也拥有垄断地位。
 
—&md......

27
2017

川普新政并非是简单的减税


Trump今天在GOP retreat上的演讲一方面强调了对化石能源的去管制,特别强调让煤炭工人有工作。随后,纽约时报的头条就是“白宫对共和党一份主张所有进口货物征收20%税的提案”态度摇摆的新闻  (链接见下)

其实作为局外人,我们能发现Trump的经济政策很有趣:一方面对资本的全球优化配置进行限制,这实际上是加税和加管制,有的威胁甚至是直接征税;同时对本国减税和去管制—......


26
2017

优步前工程师对滴滴的批评是错的

这篇优步前工程师对于拍卖和调度算法的设计和市场管制而言,是一位外行。我们这里仅仅着眼于调度和拍卖算法、市场管制等重要问题。

对于平台和调度经济而言,有如下一些关键的问题:

1、调度费要如何设计,才能让平台和调度经营者的垄断租足够高,以至于他们能够愿意继续提供服务;同时,这个调度费的机制又不会让有市场势力的平台和调度者操纵市场,让市场均衡背离社会最优——起码不要背离的太远。

2.和传统市场不同,平台和调度经济有两层管制:......


19
2017

为何“标示转基因”不必然是好政策

按:美国众议院日前通过法案,禁止表示转基因。如果政策和管制只从“知情权”等“权利”角度去简单推衍,那么美众议院的上述法案看似不合理。可是对于政策的分析,无论其经济、环境还是伦理后果,“知情权”等权利概念都远不足以支撑。这里给一个模型案例,告诉大家,为什么政策分析很复杂,不能老靠”权利“”良知“等概念支撑的简单逻辑。
 
在转基因食品的若干争议中,关于是否该推动标示转基因的讨论看来呈现了一边倒的态势。以消费者的知情权为理论基础,让老百姓自己选择,实现爱吃转基因的吃,不爱吃的不买,最后通过市场机制决定转基因食品的释放份......

16
2017

供给侧改革是解决邻避运动的根本药方

摘要:公共服务价格长期扭曲,造成了居民同时过度产生垃圾又过度主张安全清洁。
 
近一个时期以来,我国邻避运动频仍。许多舆论将邻避运动的症结归因于“人民科学素养不够”、“政府公信力下降”、“公众参与不足”等。但,这都是归因错误。邻避运动的核心症结在公共服务等领域“价格扭曲”造成的“居民缺乏动力和意愿认真了解、思考和真实披露自己的风险承受意愿”。只有通过供给侧改革,解决或舒缓各种“价格扭曲”,才能促使人们认真思考“为了换取更低的风险,我愿意牺牲多少收入、承担多大失业风险和生活成本上升?”这一重大问题......

12
2017

​汽油税对污染减排有效吗?

(原文已交付@财新-无所不能 )

当汽车的使用和严重的雾霾被联系起来后,发改委计划通过动态的汽油税设定以促进减排。抛开动态汽油污染税费的法律讨论,从经济学角度看,汽油税对污染减排的效用明显么?和污染减排效用相比,汽油税的其他效用和后果是什么有多大?


11
2017

电改不需要敬畏市场 需要分析市场

改革进入深水区,意味着我们面对的需要被改革的市场不再是“竞争就有效、放开有红利”。这些市场包括了电力、油气、卫生医疗、平台经济、水泥钢铁等市场。这些市场存在着如下特点:供求函数非凸、信息不对称、人们因技术等原因有限理性、存在市场势力等。因为这些特点的存在,80、90年代的“放开准入、去管制、民资来竞争”不灵了。


10
2017

为什么中国丑化自己的钢铁产能

许多人不理解为什么央府要通过”舆论先行、党务监督、行政去产能“的政治政策机制去产能,认为是“自我污名化”,导致了自己在国际问题上的被动。然而,这一政策机制,作为我国政府——特别是中央政府——的主要政策工具箱和套路,其形成有深刻背景。这一背景与“地方政企合谋”问题有根本性链接。只有理解上述背景和链接,才能认知到我国政策工具箱应该担忧什么、研发什么。


9
2017

我为什么喜欢“污染税”

环境经济和政策分析和研究工作者应该怎样看待最近雾霾不分城乡的笼罩、癌症村问题凸显、环保压力迫切的同时制造业危机加剧这些问题?是简单的说“这是罪恶的GDP”,还是简单的说“要发展就要忍受污染”?还是无力的说“穷是环境最大的敌人”?


7
2017

“谁污染谁治理”是计划经济的环保思路

政府不是市场,不能代替市场决定价格和利润分配;政府只能明确并enforce产权。而“定义什么是责任”,就已经超出了“明确并enforce产权”的范围,变为了代替市场决定价格和利润分配,这是因为

1.排放者不是唯一的获利者。任何市场中,供给侧的过度的排放,红利是供给侧和需求侧共同分享的,分享的比例又供求弹性、供求市场势力大小决定。

这是为什么,我一直主张,房地产商是污染的最大获利者——因为他在整个价值链上的市场势力最强,最有能力向上压低原物料成本,让污染承受者的获利过低、向下抬高房价让过度污染的红利没有足够传递给购房者。

2.&ldq......


5
2017

中美的环境经济学新问题

这段时间的雾霾和前几年不同,环保、发展、贫富分化的矛盾从各方面暴露了出来,比如:
1.大城市和城郊-小城市-农村的对立:后者是污染和治污的双重受损更多者,而前者是双重受益更多者。
2.中下阶层就业收入和中高阶层环保开车的对立;
3.环保带来的企业负担加重和制造业困境继续缓解的对立
4.环保的国退民进效应对“真民营资本&rdq......


5
2017

计划经济如何加剧污染和造成环保失灵

河北停产治理雾霾并完全承担所有损失这一“谁污染谁治理”的政策看上去合情合理,但实际上是劫贫济富的。对这一问题,我会在答应姆姬老师写的《把蓝天定义给谁》里解释。这里解释为什么这个政策是无效率的、戕害环境政策有效性的。

一、污染留在京沪外、污染红利给京沪和“京沪双重过度消费”

一直以来,北京上海等都在利用政治力量,压低所有带来污染的、国家能够干预价格的行业的产品价格,比如电力、天然气等。所有的环保代价都不让北京居民付费——比如煤电厂迁出北京、北京气代煤发电和供暖后,电价暖......


4
2017

新年的第一口霾:环保风暴不是好政策

很多人实在雾霾中迎接了2017年。然而这个岁末年初,舆论对待雾霾不在众口一辞。因为环保风暴扫到的,不仅有封锅封灶、烧秸秆拘留的农村,也有本就被经济下滑困住的制造业——这个中国过去三十年赖以解决就业、脱离贫困和强盛的行业。所有提到“企业负担过重并在加重”的媒体文章中,你都能看到环保费用、新能源用电附加费等的身影。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于洋 于洋

斯坦福大学普利克能源效率研究中心/管理科学与工程系博士后研究员,中国能源研究会能源互联网专委会专家委员。深化改革,是管制技术体系的精准、精致、精确化升级。

个人分类

文章归档

最新评论